陶安

愿你已放下 常驻光明里

◇本宣◇ 《不渝》

冰冰女神是我喜欢最久的一位太太转圈为冰冰女神打call!
终于等到本子啦!
冰冰女神笔下的厂荡永远是我最喜欢的模样。
此生有你何其有幸 愿终生不渝。

而且本子里面还有一篇我的文啦hhhh【小骄傲】

Twain°:

让大家久等了,辛苦每一位一直坚守到现在的、喜欢我的人哈。


不渝呢,是取自花嫁那段我非常喜欢的话。


我喜欢轻描淡写的给你承诺,然后漫不经心的至死不渝。


以我拙见,用来形容厂荡不能再贴切。


当然这本本子也有驼妹的篇目,宣图非常长啦,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有什么值得入的吧。


1.欲言又止的完结


    大家都知道欲言又止是我的一个很老的坑了,本子里的欲言又止将会加到进退两难的正文中间成为一个小的过渡,算是还了它一个圆满了。


2.进退两难的三万字追加


    三万字主要是前期整整六章的增添内容,还有其他章节的部分修改,这样说吧,修改过后的不渝是个很圆满的故事~


3.几位大手子的加盟


    @阿梨SSSSSS  @言禾  @陶安  @陈。 四位太太修改后的几篇作品以及 @沐千重 友情赞助的未公布厂荡甜文。


4.两位小可爱的插画~


     @Mars(lofter出bug艾特不到见谅qwq但可以在我的首页找到这个小天使)、 @siriko 


5.前71位附赠厂荡的婚礼请柬啦


    是我本人非常非常喜欢的设计,可以在收到后自己手写上你的名字~



预售链接


预售链接


预售时间:2017年12月12日13:00-2018年1月1日


意思就是要等12日下午一点开始才能成功购买


预售链接


预售链接




在此鸣谢参与本子制作的工作人员啦。


◆封面底图/排版:灰灰灰灰鲸


◆请柬/宣图<不渝>logo设计: @焚鹤 


◆封面设计/宣图/请柬设计/印刷:秋声工作室




希望大家都可以喜欢它然后收到本子之后帮我写一份小小的repo啦。


爱你们。

【厂荡】浮光掠影4

小段子

只是突然好想他。

4.

已经是秋天了。

童扬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睡醒,在暖和的被窝里打了个哈欠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下午三点。

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候,下午还有很长,就不会有浪费时间的愧疚感。

他撩了撩好几天没洗过的刘海,嘲笑了一下自己的歪理论又偏头喝了几口摆在床头还温热着的蜂蜜柚子茶。

他看了看微博推送的消息,有些愣神。

今天明凯该回来了。

他闭了闭眼叹了口气,伸了伸懒腰然后幼稚地冲着空荡荡的屋子大声喊

“明凯!”

明凯不在的时候,他幼稚的这么喊了很多次,想着明凯那头蠢猪什么时候才能端着他最爱吃的芒果班戟贼兮兮地从门口叹出头来。

真的是很想他啊...有的时候想着想着就没出息地红特别委屈,但又想着他还是别早回来了。

明凯啊,你不能再输了。

“扬扬”

明凯笑的一脸狗腿从卧室门口探出头来,嘴里还咔擦咔擦地啃着苹果,见他醒了随便把苹果一放就蹭过来抱他。

“......”

“扬扬,你想回去上学吗”

“我们可以买一套大一点的向阳的带小院的房子”

“你不是一直都想养狗吗”

“我一个朋友的金毛要生小狗崽啦”

“我们去一只乖一点的好不好”

明凯从身后抱着童扬,在他的颈窝里蹭来蹭去,嘴里絮絮叨叨。

“好不好啊”

童扬翻着手机上RNG胜利的消息,突然想起来那时候满场的高呼

“Koro1”

又走神了。

想这个干什么呀。

童扬靠在明凯身上摇摇头笑了笑

“好的啊”

Fin.

【为什么不更新的一百个理由】

上学。

早七点到校 晚十点放学。

作业十二点左右能写完。

周末周测 每周日下午十二点到六点放假。

六个小时。

十一放了三天半。

不知道比我们放假少的学校还有多少【摊手】

开...开学了

【厂荡】漫长的白日梦

十个小段子

短打完结

我的厂荡世界第一甜

1.

明凯趁着假期带童扬去了云南。

大摇大摆的到RNG门口接人走,堂而皇之地去训练室拿走童扬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明明笑的脸上起了褶子还要虚伪地说一句是拉着老队友叙叙旧。

飞机降落在长水机场,下了点雨,空气潮湿,在机场等行李,一眼望过去,全是郁郁葱葱的绿。

时间还早,两个人去逛了酒店对面的公园。道旁都是树和竹子,空气好的没话说。小亭子里有演奏乐曲的老人,两把二胡的声音宛如深巷蝉鸣。

明凯从背后牵起童扬的手

“不如我们以后住在云南”

童扬晃了晃他们相握的手

“好”

2.

第二天去了洱海,两人颇有兴致地租了山地车,在公路上骑车,耳边风声刮过。

他们骑过绿油油的农田,狭隘但干净的小巷,经过富有特色的民居。

遥遥望过去,那边是苍山,山上是大团大团雪白轻盈的云,山下是一间一间的小屋。

空气干净又温润,明凯接通阿布的视频电话,童扬在旁边露了个毛茸茸的脑袋,桃花眼一挑对面就是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布神”

“我们很好啦”

“你看看这边的山和云,特别舒服”

他移了移镜头搭住童扬的肩膀

“对,我们在一起呢”

3.

晚上去逛了大理古城,洱海门旁卖鲜花项链的小哥哥身边蹲着一只笑着的大金毛,对面刺青的小姐姐则养了只黑色的大狼狗。

童扬蹲下去逗叫稀饭的大金毛,明凯就挑着鲜花项链。

稀饭身上香喷喷的,毛厚且软,乖乖坐好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童扬。

小哥偏偏头笑眯眯地看了看童扬

“金毛在大理算是土狗了”

“我倒是想牵着她去遛弯,不过还得赚钱养狗啊”

4.

古城里童扬抱着杯泰芒吃的开心,明凯在旁边委屈地撇嘴。

两个人游游逛逛回了叫做阑若寺的青旅,一楼是个小小的天井,过了一道门后还有个小院,一个小水潭里养了几尾锦鲤,明凯瘫在沙发上,童扬就在一边荡着秋千。

音响里放着缘分一道桥,声音不大不小。

两个人跟着院子里的小哥蹭面吃,晚上就在顶楼的小酒馆里消磨时光。

小小的舞台上有人唱着低沉喑哑的民谣。

他说他要去西藏。

一人两瓶风花雪月,淡是淡了点,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咽下去仿佛藏着花香。

平常不怎么喝酒的,回了房间已近凌晨,明凯下楼梯的脚步都虚浮,进了房间就从身后抱住童扬,耍赖不放手。

炽热的温度贴在童扬后颈,明凯这一招童扬见的多了,在门口磨磨蹭蹭就是不往床边靠。

门口响起敲门声,明凯别别扭扭的去开门,小哥看见明凯乱蓬蓬的头发倒是先红了脸,一句晚安都说的磕磕绊绊。

童扬在一边笑着,顺手关了灯。

晚安。

5.

第二天离开前几个人还凑在一起斗了几把地主,有人帮着把行李提出门去,几个小哥凑在一起勾肩搭背地看着他们走远。

挥挥手眼里还带着笑,倒没什么离别的伤感

“再见”

音响里还放着歌

“这缘分,像一道桥”

“旌旗飘呀飘”

6.

童扬也是信了明凯的邪,坐着观光车爬山路,道旁没有栏杆,山路陡,拐弯多且急。

开车的师傅一看就是老江湖了,从山脚到山顶都没刹过车。

童扬紧紧抓住栏杆还不忘瞪一眼明凯,天气有点阴,遥遥望过去对面的山上云雾缭绕。

“诶明凯,你说山上会不会有神仙啊”

明凯嘟了嘟嘴笑起来

“那神仙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回家啊”

7.

两个人去了拉市海划船,不巧的是那天下了雨,湖面上泛起一圈一圈涟漪。

两个人浑身湿透之后连雨点打到身上都觉得是暖的,明凯外套湿透也没办法给他挡雨。

他在童扬身后委屈巴巴地想了半天还是凑过去抱住了童扬。

童扬觉得好笑,骗过头去问他干什么。

明凯不答话,童扬便由他去。

两个人淋得浑身湿透,回了宾馆换上干净衣服还是对着脸傻笑。

童扬洗了澡就坐在床边任明凯给他吹着头发,他眯着眼像一只慵懒的猫。

“明凯”

“有你在真好”

8.

他们去了丽江古城,石板路街道有些狭窄,童扬拿着肉串吃的开心,手腕上戴着和明凯一样的鸡血藤。

一条小河静静地淌。

民谣酒吧里有人唱着傲寒。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

天气有些凉,童扬裹紧了衣服。

明凯从身后抱住他,手伸进他的外套衣兜,放下一枚戒指。

“童扬”

“嫁给我”

9.

明凯觉得童扬是个很厉害的人。

他有那么多人喜欢。

他对谁都是一副温温柔柔的眉眼,连古城里的猫都爱往他身上扑。

童扬内向但善良。

他打手鼓打的不错,手鼓店的老板笑着说这位小哥留下算了。

童扬是适合旅行的。

但是晚上他不好好睡自己的双人床,轻手轻脚地过去明凯那边抱住他。

桃花眼一挑童无敌也学会了软绵绵的撒娇。

“睡不着”

“要抱着睡”

10.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Fin.

【厂荡】浮光掠影3

小段子

诈尸 混更

好想童老板。

3.

今天下午三点有训练赛。

今天再不开直播月末就补不完了。

兮夜欠了一顿饭 得提醒提醒他。

分差不多了再打打就上王者了。

今天还要练个什么英雄来着...

明凯皱着眉头咬着指节想着今天的安排。

“诺言我走啦,你想着快点去打卡”

“哦”

明凯迷迷糊糊地撸了一把刘海坐起来看向门口,童扬正轻手轻脚地关上门。

明凯躺回去捂住眼睛。

真走了啊。

之后还是没在赛场上碰见童扬。

其实这样也好,明凯想。如果碰见了,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上他的胜率最高搭档。

对,胜率最高搭档。

说好休息日一起锻炼,其实也没坚持多久。

一整个夏天都过去了。

洲际赛拍照的时候他揽住童扬的肩膀,眼睛里多多少少有些炫耀。

这是我的上单,我的。

洲际赛之后他们还没怎么联系。

明凯翻开微信点开置顶聊天,上一条消息还是一周前的。

他把手机暗灭又解锁,来来回回几次,还是把手机丢到了一边,蒙上头缩进被子里。

第二期英雄麦克风他看了好多好多遍,几乎都能背下来。

明凯捂住了眼睛,感觉胸口有点闷。

这是我的上单。

我的。

这是我的童扬。

我的。

明凯把床头的纳尔扔出去又捡回来。

“明凯你快点比赛马上出发了”

他去洗了把脸揉了揉眼睛。

“来了来了”

Fin.

突然好想童老板。
想的要哭了的那种。
“这一年里我们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等待”
“但你是个值得等待的人”




【厂瘫厂】风尘

点文第二弹

比较短 没写过厂瘫所以不好吃QAQ

有ooc什么的抱歉啦



因你恋上这风尘。


1.

明凯在他职业生涯中最怀念的一段并不是夺冠的MSI。

而是最初的WE。

那时候是最简单的少年,不用担心舆论和媒体,没有那么高端的比赛场地也没有那么高的奖金工资,少年模样的五个人却偏偏有对抗世界的锐利勇气。

五个人都是不服输的性子,但那些棱角在那一份所谓兄弟的情感面前都磨的圆滑。

那个时候他不是凯爹不是指挥,他留着青涩的瓜皮刘海,被叫做诺萌萌也只是没心没肺地嘶嘶笑起来。

那个时候单纯又美好,赢了比赛五个人一起吃烧烤然后疯疯癫癫地压马路讲着骚话。

那是最好的时代。

2.

最面瘫的AD取了个“微笑”的ID。

私下里高学成笑点也不高,几个人调笑他怎么镜头下这么装x,他嘟嘟囔囔的解释那是因为紧张。

世界第一AD瞪大了眼睛还有那么点威慑力,话一出口却是萌萌的小奶音。

明凯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着别丢人了,忍不住顺手掐了一把他的脸。

微笑抬起头来看着他,突然就敛了笑意,明凯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慌乱移开了目光。

他的眼睛太深了。

叫人一下子有落水的无力和悲伤。

3.

明凯发现自己喜欢自己兄弟的时候也是很无奈,明明知道是畸形的感情,可是心里的悸动不会骗人。

比赛时候微微侧过脸去就能看见专注的高学成。

就像看见了光。

后来他们拿下了奖杯,少年的眼里是满满的快要溢出来的欣喜,高学成站在边上蹦蹦哒哒却尴尬的碰不到奖杯。

离场的时候明凯悄摸摸凑了过去,耳边一句呢喃的我喜欢你本以为会被身后的欢呼所淹没,可是身边的人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我也喜欢你”

4.

既是恋人也是兄弟,赢了比赛的那个晚上五个人网吧包夜嗨翻天,明凯和高学成偷偷摸摸地楼楼抱抱,冯卓君叹口气说着儿子真的长大了。

回到酒店都累的不行,两个人躺在床上睡得歪七扭八,明凯醒的早,揉揉眼睛就开始推身边的高学成。

身边的人从喉咙里咕哝了几声,翻了个身就把他紧紧抱住

“你动个屁啊动”

“再睡一会”

因为还没睡醒,高学成的声音软绵绵的,倒像是在撒娇。

高学成把脑袋埋进柔软的被子里,露在外面的耳朵却是泛了红。

明凯对着他白皙的后颈咽了咽口水,放缓了呼吸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5.

“AD拿红”

“AD拿蓝”

“四鸟给你”

“一会上单TP包一波下”

禹景曦表示你将失去一个王者中单。

6.

明凯也不懂队伍后来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成绩低迷的时候他阴沉着脸rank,回到房间也不开灯,从身后抱住高学成喊他的名字,炙热的鼻息喷吐出来,声音里忍不住的委屈疲惫

“我能怎么办啊”

高学成不答话,只是慢慢推开他。

“睡吧”

后来几个人闹哄哄地吃烧烤,明凯一声不哼闷头喝酒。

他提出要走,草莓喝光了面前的酒,笑着祝他前程似锦,然后笑容僵在脸上。

微笑砸了酒瓶子,眼眶发红。

“滚”

7.

微笑总是喜欢拉着他去小吃街吃乱七八糟的东西,明凯皱着眉头教训了他好多遍,他还是皱皱眉头吃的起劲。

高学成还喜欢手办玩偶八音盒这类小玩意,明凯没少嘲笑他这一点像个小姑娘。

可是当他身边没有了高学成,他再看到栓在他钥匙上的小人偶却难过的不行。

他把脑袋埋进臂弯红了眼眶,肩膀一抖一抖,却不想承认自己哭了。

童扬给他递了包纸,欲言又止。

8.

都是少年,都有梦想。

明凯有时候会想的梦想也未必比别人高贵。

状态好就主力,差就替补退役。

赛场上再见,不同的是他坐在选手席,而他坐在解说席。

微笑穿着西装戴着腕表,明凯依旧穿着宽松的队服,只不过换了颜色。

有的时候望过去还能遥遥看到高学成,只不过看不清他墨黑的眼睛。

也看不清他对赛场的向往。

S6回国聚餐,他借着酒劲抱住高学成,像个闹脾气的小孩把脑袋埋在他的肩膀

“对不起”

9.

明凯看着摆着自己桌子上的手办和拴在钥匙上的粉红小猪才惊觉

原来他活成了高学成喜欢的模样。

10.

2017年洲际赛。

LPL三比一战胜SKT,高学成看向镜头,把那一声短短的叹息藏起来

“其实我挺羡慕他们的”

就像从前那个抿着嘴的少年

“你别给我钱,我就想打职业”

11.

明凯去找过高学成,他站在门口挠头不知道说什么好,高学成就倚在门框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还是高学成先开了口

“和我在一起?”

“好”

12.

后来明凯退役,两个人买了一幢不大不小的房子,有大大的落地窗,能透进来干净的阳光。

两个人会因为今天谁洗碗吵个半天,也会因为不想扫地互相套路。

会一起去逛小吃街,在人声鼎沸的地方偷偷牵手。

未来很遥远,所幸现在有你

曾经是披肩带甲的英雄,现在只是柴米油盐的恋人。

因你恋上这风尘。

Fin.



【康荡】身份

点文第一弹

All荡系列ABO第三篇康荡

ooc 有私设

...有错字百度云也改不了了真的抱歉

【车】

——他想变成一种玫瑰香。

向人杰和童扬认识的早,那时候童扬是被当成队伍短板的上单,他就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小打野。

要拍宣传片,童扬早早拍完穿过狭长的走廊回去休息室收拾等着队友。向人杰微低着头,光打下来,投下一小片阴影。

童扬闻到了Alpha信息素的味道,侧身想要让开,向人杰抬头看他,目光相撞,童扬礼貌地冲他笑了笑,向人杰抽了抽嘴角抓住了他的手腕,Alpha灼热的气息逼近,童扬微微一愣然后就想躲,向人杰的手缓慢划过他的手心最后变成了握手的姿势。

“向人杰”

“童扬”

向人杰看着童扬微微睁大的桃花眼里带着些错愕,鼻腔里是好闻的草木香。

“我是Condi”

“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找我就好”

是最简单的客套,不过向人杰的手不老实地摩挲着童扬苍白的指节,扬着嘴角笑的一脸痞气,童扬眨眨眼硬是看出了情色的感觉。

向人杰倒也没多留,冲他摆摆手就离开,也没留联系方式。

童扬咬了咬嘴唇嗅了嗅袖口。

烟草香。

薄荷味的。

再见就是在rank上,童扬看着为数不多的弹幕说着己方超神的狮子狗打野是Condi,他的大树在上路老老实实地抗着压,美滋滋的躺赢一把。

游戏结束后自然而然的加好友要QQ连麦双排,向二狗经常也会揉着乱蓬蓬的头发靠在EDG大楼上等着童扬一起吃宵夜。

夏天的晚上还是有点凉的,向人杰点了根烟,红色的火光明明灭灭,童扬揉揉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问他

“这么晚了怎么过来的?”

向人杰眉头一皱,把烟按灭然后丢进垃圾桶,努努嘴还真像那么回事

“走过来的”

“太穷了”

童扬还真被他唬住了,微微瞪大了眼,向人杰抽了抽嘴角揽过他的肩膀,侧过头把白色的烟吐在他脸上,童扬呼吸间都是烟草的味道,一瞬间微微恍惚。

定了定神童扬看到的还是向人杰痞气的笑,他胡乱拨了拨自己油乎乎的刘海,伸手勾住了童扬的肩膀。

空气暖烘烘的,向人杰整个身子都压在童扬身上,童扬瘦的硌手,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的清楚童扬纤长的睫毛。

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念头,把向人杰吓了一跳。

怎么不把他娶回家呢。

向二狗是重庆人,口味偏重,带着童扬七拐八拐却是到了家粥铺,海鲜粥的气味浓厚,童扬慢慢搅动着勺子也不急着下口。童扬另一只手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向人杰,向人杰被他看的发毛,摸了摸下巴支支吾吾地开口

“你胃不好晚上再带你吃海底捞怕你不舒服”

“这家海鲜粥挺好吃的...你不喜欢我再带你吃别的”

粥铺里的灯是暖黄色的,灯光打下来照的童扬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匹鹿,温柔又清浅。

向人杰傻乎乎地看着他,黑漆漆的眼睛里就轻易落满了万千星辰。

牙尖嘴利的小中单又吃着可爱多从他脑海里晃来晃去。

“我是你爹”

“你这样找不到对象的”

他抽了抽嘴角暗暗骂了一句我操,一拍桌子还是一副二大爷的模样。

老子凭啥让着他?

“穷!”

“请不起别的”

童扬晃晃脑袋笑起来,修长的手指隔着白色T恤点在他的胸口,他下意识抓紧了按在下来,童扬睁大了眼睛看他,信息素的味道清清淡淡,压下了向人杰那点蠢蠢欲动的欲望。

粥铺的老板收拾了桌子,给自己下了一碗热气腾腾的葱花面,金黄的荷包蛋铺上去 老板抬头放好汤勺,恰好把向人杰收回手的样子看在眼里。

一声不轻不重的叹息,像是在感叹着今天的劳累,更像是叹给向人杰听。

粥铺老板和向人杰早已熟识,老板来收拾桌子的时候童扬不忘笑起来说声谢谢,临走时老板抓着向人杰的胳膊嘟嘟囔囔地说着他这回可一定要追到手。

童扬站在路灯下望着这边的暖黄的灯火笑的山明水净。

向人杰送童扬回基地,这个点路上行人也没有多少,他还是自然走在靠着马路的那边,没有话题他就和童扬聊着游戏理解,绞尽脑汁讲着他从网上看来的为数不多的段子。

想必这段英雄麦克疯一定全是哔,向人杰一口一个卧槽,可是神情柔软的一塌糊涂。

道旁换了新的街灯,童扬眯起眼睛看的模模糊糊,璀璨如星光。

他凑过去闻向人杰身上薄荷的烟草味道,鬼使神差地就牵住了他的手,从指尖升腾起来的温度一直烧到心底。他猛的松开,在向人杰看来他这动作更像是轻挠手心,清清淡淡的草木香说不出的甜。

向人杰搂住他的肩膀又向下滑到腰,再过一个路口就到了灵石路,童扬努努嘴眼睛里都是蒙蒙的水雾,他笨拙地扯住向人杰的衣角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委委屈屈眼角都泛红。

向人杰之前也有过几个Omega,这种笨拙地暗示他又怎么能不懂,他按住童扬的肩膀轻声问他怎么了,烟草变了味道,有些发呛却更像毒品摆脱不了戒不掉。

童扬支支吾吾抓紧他的胳膊,明明今天打过抑制剂,现在身体里还是热的像是要烧起来。

“我今天可以不用回去的”

【车在百度云走评论】

结束后童扬累的不行,向人杰把衣物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开了暖黄的床头灯,就坐在床边抽烟。

童扬迷迷糊糊地撑着身子爬起来想向他讨烟,下体的异样使他低喘一声,像是又要倒下去,向人杰托住了他的腰把他带到怀里又把烟递到他嘴边。

童扬学着他吐出白色的烟雾,眼睛亮晶晶的像是要讨赏的小孩。

又是一个湿漉漉的亲吻。

他们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出于本能亦或是爱情。

不过童扬想起那晚疯狂的玫瑰香,还是觉得他动了情。

以后赛场上和私下里都有相见,他们偷偷摸摸地牵手,拥抱,亲吻。

向人杰还想过有童扬的未来。

他甚至还幼稚地想过,如果他不是Alpha,那声爱是不是就会变得更容易。

后来童扬成了别人的Omega。

赛场上再见,蜘蛛预判结茧,收下人头的一瞬间向人杰想起童扬上挑的风情的委屈的桃花眼。

以稳重著称的柯昌宇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话

“你喜欢他吗”

向人杰手下的操作微微一僵

“嗨,我这种人,哪有资格谈什么喜欢”

休假离队前夕虐狗双C凑在一起看恐怖片,片头的广告很眼熟,是一款戒指,他买过的。

肩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他开了排位突然就想玩一把纳尔。

排队期间他把目光投向柯昌宇,他正在看着星爷的电影。

他戳了戳柯昌宇,还是吊儿郎当的语气,一只手却悄悄按上胸口

“那个人他好像条狗啊”

Fin.













【点文】

洲际赛四支队伍全员均可

不虐 可以开车 欢迎点梗

All荡随便点 开车

开心成傻逼

有没有老夫老妻模式想看的cp?

【占tag抱歉】